唐才常组织自立军起义时。

原标题:护国元勋蔡锷传奇之五:初试革命

图片 1

蔡锷(1882-1916)

1898年,维新派领导的救亡图存的爱国运动戊戌变法的失败,无情地证明了在半封建、半殖民地的中国推行改良主义是走不通的,这使一部分有志之士逐渐对康有为、梁启超的改良道路产生了怀疑。同时,以孙中山为首的革命党人所宣传的革命主张逐步为这些有志之士所接受,促使他们逐渐走上了民主革命的道路。唐才常等人组织的自立军起义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发生的。

唐才常,字黻丞,后改佛尘,1867年生于湖南省浏阳县城孝义里,1886年应童子试,以县、府、道三试第一名入泮,随后入长沙岳麓书院肄业,兼在校经书院附课。1891年冬,应四川学政瞿鸿禨之聘赴成都,任四川学署阅卷兼教读。1894年春,考入武昌两湖书院。1896年,返长沙,积极与当时士绅及知识界联络,以为推行新政之图。1897年,康有为、梁启超等发动的维新变法运动蓬勃兴起,唐才常与谭嗣同等在湖南积极响应,任《湘学新报》总撰述,并在浏阳创办算学馆、群萌学会,大力宣传西方社会政治学说和自然科学,大声疾呼变法图强,成为南方维新变法的重要人物。1898年,唐才常任《湘报》总撰述,梁启超赴沪后,又受聘为时务学堂中文教习,日以王船山、黄梨洲、顾亭林之言论,启迪后进;又勉励诸生熟读《黄书》《噩梦》《明夷待访录》《日知录》等书,发挥民主民权之说。9月,唐才常应谭嗣同之邀赴京,准备参与新政,但行至汉口得到慈禧发动政变、谭嗣同等被杀的消息,悲愤至极,遂折回湖南,前往上海,与同志筹谋应变。旋赴香港、新加坡、日本等地,一方面同康、梁保持联系,另一方面又与革命党人接触,谋充实力量挽救国家之方法。1899年秋,唐才常由毕永年引见,于横滨会见孙中山,商讨湘鄂及长江起兵计划,甚为周详,得到孙中山的认可。关于两派合作问题,孙中山亦慨然许诺。唐才常遂与孙中山订殊途同归之约。同时,唐才常与康有为时通声气,共图起义。随后,唐才常与康有为、梁启超等人商定,康、梁负责向海外华侨募集饷糈,唐才常等人回国运动各省会党和新军发难。唐才常与林圭、吴禄贞、傅慈祥等人启程回国前,梁启超、沈翔云等在红叶馆为他们举行饯别会,特邀孙中山、陈少白及日本友人宫崎滔天、平山周等陪宴。

图片 2

唐才常(1867~1900)

同年冬,唐才常回到上海,创办正气会,以联络爱国正气之仁人君子,共图救国方略。1900年春,唐才常在上海与各地同志积极联系,策划依靠长江中下游地区的会党组织和新军中下级军官及士兵发动起义。5月,唐才常决定改正气会为自立会。7月26日,唐才常邀集社会名流和会党首领在上海张园召开“国会”,以保国保种为号召,成立“中国议会”,推容闳为会长,严复为副会长,唐才常自任总干事,林圭、沈荩、狄葆贤为干事。8月2日,唐才常组成自立军,自任总督办,下设七军:中军为自立军本部,由林圭、傅慈祥统领,驻汉口;前军由秦力山、吴禄贞统领,驻安徽大通;后军由田邦璇统领,驻安徽安庆;左军由陈犹龙统领,驻湖南常德;右军由沈荩统领,驻湖北新堤(洪湖县城关);总会亲军和先锋营在武汉,由唐才常亲自指挥。参与起义的武装力量发展十分迅猛,人数达10万人之多。唐才常等人于是决定,起义于8月9日在汉口发动,湘、鄂、皖各地五路兵马同时响应。

唐才常组织自立军起义时,东京大同学校的学生林圭、秦力山、蔡钟浩、田邦璇、李炳寰等人积极参与。蔡锷见同学们纷纷参加,也要求回国参加起义。而唐才常考虑他的年龄尚小,不想让他过早地卷人险恶的社会斗争中,因而没有同意。但“同学既行之后,松坡心不自安,旋亦毅然变计,只身回沪转汉,参与武汉起义”。唐才常见蔡锷意志如此坚定,不忍心拒绝他,只得同意他参加起义,于是给了他一个任务,让他去湖南给威字营新军统领黄忠浩送信,请其在自立军武汉起事后,率湖南新军响应。黄忠浩是唐才常的好友,湖南维新变法运动期间,他与唐才常过从甚密,赞同变法。蔡锷风尘仆仆赶到湖南长沙,将信交给了黄忠浩,而黄忠浩看信后认为唐才常要在清廷设有重兵的武汉起事,准备又不充分,成功的可能性不大,因而并不认可唐才常的计划,但对蔡锷却十分有好感,硬把蔡锷留在营中,“商论数日是,未即遣行”。

到8月9日即原定起义日时,由于康、梁等人允诺的汇款迟迟未到,自立军粮饷无着,唐才常等人只得将起义日期后延。然而安徽大通自立军未得通知,秦力山、吴禄贞等人按原定计划于9日准时起义,一举轰毁大通盐局,占领大通县城。两江总督刘坤一、安徽巡抚王之春闻讯急调湖北、安徽两省清军全力进剿,另派3艘兵轮驶入大通江面进行堵截。大通自立军起义终因兵力不敌,于11日失败。就在大通自立军发动起义的当天,唐才常从上海溯江西上,抵汉口指挥起义,但因饷械延误,起义时间一拖再拖。此时大通起义失利的消息传来,湖北清军又蠢蠢欲动。唐才常、林圭等人决定破釜沉舟,于22日在汉口起义,湘、鄂各地同时并举。不料事泄,湖广总督张之洞于21日晚下令清军包围唐才常、林圭在前花楼街宝顺里4号的住所和设在汉口英租界内李慎德堂的自立军总部,并于次日清晨逮捕了唐才常、林圭等30多人。23日清晨,唐才常、林圭、傅慈祥等20余人在武昌紫阳湖畔英勇就义。唐才常领导的自立军起义最终归于失败。

自立军起义失败后,黄忠浩为蔡锷觅得一艘洋商货轮,并派几个亲信兵弁,乔装改扮,护送他离湘去沪,再逃往日本。自立军起义前夕,梁启超也从日本秘密潜回上海,唐才常等人被捕后,他曾希图营救,但为时已晚,无可补救,只得离沪往新加坡晤康有为。后来,他也曾回忆了蔡锷参加起义之事:“那时因蔡松坡年纪还小,唐先生不许他直接加入革命事务,叫他带信到湖南给黄泽生先生。黄先生是当时在湖南带领新军的,他是罗忠节公的再传弟子,生平一切私淑罗忠节公;他虽然和我们同志,却认为时机未到,屡劝唐先生忍耐待时。他不愿意蔡松坡跟着牺牲,便扣留着不放他回去。松坡当时气愤极了,后来汉口事完全失败,黄先生因筹点学费,派松坡往日本留学。”

这次起义的失败和师友的殉难,给蔡锷以强烈的刺激。返日后不久,蔡锷以奋翮生的笔名在《清议报》上发表《杂感十首》:

拳军猛焰逼天高,灭祀由来不用刀。

汉种无人创新国,致将庞鹿向西逃。

前后谭唐殉公义,国民终古哭浏阳。

湖湘人杰销沈未?敢谕吾华尚足匡。

圣躬西狩北廷倾,解骨忠臣解甲兵。

忠孝国人奴隶籍,不堪回首瞩神京。

归心荡漾逐云飞,怪石苍凉草色肥。

万里鲸涛连碧落,杜鹃啼血闹斜晖。

জ年旧剧今重演,依样星河拱北辰。

千载湘波长此逝,秋风愁杀屈灵均。

哀电如蝗飞万里,鲁戈无力奈天何。

中原生气戕磨尽,愁杀江南曳落河。

天南烟月朦胧甚,三十六宫春去也。

东极风涛变幻中,杜鹃啼血总成红。

贼力何如民气坚,断头台上景怆然。

可怜黄祖骄愚剧,鹦鹉洲前戮汉贤。

烂羊何事授兵符,鼠辈无能解好谀。

驰电外强排复位,逆心终古笔齐狐。

而今国士尽书生,肩荷乾坤祖宋臣。

流血救民吾辈事,千秋肝胆自轮菌。

图片 3

蔡锷:《杂感十首》

在这组诗中,蔡锷在沉痛追思死难师友的同时,表示了强烈的反清革命情绪,表达了继承谭嗣同、唐才常的遗志,“流血救民”,匡救中华,为国为民贡献自己一切的远大抱负和坚强决心。

经过自立军起义血与火的洗礼和深刻的反思,蔡锷认识到,“今日而言救国,拿枪杆比拿笔杆子更重要”,遂不顾身体瘦弱单薄,决定投笔从戎,改学军事,并将原名艮寅改为锷,取其“砥砺锋锷,重新做起”之意。当时清政府对留日学生学习军事管制很严,规定非官派学生不得习军事。蔡锷于是请梁启超帮忙。梁启超见蔡锷身体瘦弱就对他说:“汝以文弱书生,似难担当军事之重任。”蔡锷坚定地表示:“只须先生为我想方法,得学陆军,将来不做一个有名之军人,不算先生之门生。”梁启超见蔡锷“流血救民”的志向已定,十分赞许,认为蔡锷“自是发奋治军死国之心已决于彼时”,于是就找关系,开始运作蔡锷入军校之事。为锻炼身体、磨砺意志,为成为一名出色的军人作准备,蔡锷还开始坚持作海水浴,“未尝一日间断”。他对友人说:“凡作海水浴者,原为锻炼身体,非仅为水上游乐也。须以烈日晒之,海水浸之,时晒时浸,日久不怠。久之,皮肤焦黑,便成铜筋铁骨矣。”

图片 4

1900年冬,孙中山与起义失败的自立军骨干人物在日本东京合影

左起:尢列、唐才质、孙中山、秦力山、沈翔云。

参加自立军起义,是蔡锷第一次接触武装斗争,事虽不成,却给蔡锷留下了难忘的记忆,促使他勇敢地走上了铁血救国救民之路。民国成立后,蔡锷并没有忘记唐才常等自立军起义死难的烈士,积极电约各省都督联名致电中央,要求在唐才常等自立军诸烈士就义地方,建设专祠,于原籍入祀忠烈,并对烈士后裔予以抚恤,“以彰往哲,而垂纪念”。由此不难看出,自立军起义对蔡锷的影响是十分深刻的。

(摘自:邓江祁著《护国元勋蔡锷传》第二章“留学日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