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人在这个王朝末年身怀亡国之痛。

原标题:人称“樱桃进士”,身怀亡国之悲,一首宋词最后15字道尽人生百味

宋代是很有味道的朝代,比如宋词大家,有“红杏尚书”,还有一位“樱桃进士”。“红杏尚书”指的是宋祁,因为一句“红杏枝头春意闹”而知名;而这个“樱桃进士”同样是因为一首宋词中的一句经典名句而知名。

图片 1

且看:

一片春愁待酒浇。江上舟摇,楼上帘招。秋娘渡与泰娘桥,风又飘飘,雨又萧萧。

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笙调,心字香烧。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这首宋词的题目是《一剪梅·舟过吴江》,作者是南宋词人蒋捷。这个词人是1274年的进士,当时的宋王朝已经是在风雨飘摇之中。词人在这个王朝末年身怀亡国之痛,一直隐居,内心感受人生与国破家亡的双重打击。

图片 2

这首宋词就是词人对自己亲身经历的感触,而且因为这其中的一句“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得名为“樱桃进士”。

在这首宋词一开篇,就有让人惊艳的字词,“一片春愁待酒浇”,一个“”写出了蒋捷的万千思绪,写出词人内心那挥之不尽的愁绪。词人抬眼望去,看到“江上舟摇,楼上帘招”,行船在吴江之上,岸上酒旗在招揽顾客,词人内心更生出几分借酒浇愁的愿望。

图片 3

只因为愁绪满怀,对于行船经过的美景也没有了欣赏的心思。“秋娘渡与泰娘桥,风又飘飘,雨又萧萧”,“秋娘渡”和“泰娘桥”本是当地著名景观,多少年来让不少文人骚客浮想联翩,但是词人却无暇欣赏,只看到那“风又飘飘,雨又萧萧”,虽是春景,但是在词人的心中,却是一片难言的萧瑟。

下片一开始就写词人羁旅之苦,表达出了深切的思乡愁。“何日归家洗客袍?”什么时候才能停止这漂泊,回到故乡?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家乡,安享温馨生活,安享有佳人陪伴的生活?要知道,“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图片 4

时光是不等人的,那如流水一般的年月,流逝很快,很快就染红了樱桃,很快又催绿了芭蕉,很快春天就这样过去,夏天就已经来了。很快我的年岁又会增长……

蒋捷的宋词多有伤怀,那一首《虞美人·听雨》写出人生不同阶段听雨的不同感受,满怀对于人生的思考;这一首《一剪梅·舟过吴江》同样以时光为主题,写自己人生羁旅,写历史国破家亡,写青春年华逝去,都有很高的审美价值。

图片 5

在古典诗词中,以时光为主题的作品有很多。“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这宋词的最后15个字以自然作物的变化来表现时光,其实更寓意了人生百味。不同环境下的人们,对于时光、人生的感触是不同的,蒋捷的这首词却深刻捕捉了国破家亡的羁旅人生,那份愁苦和感慨之沉重,唯有身临其境才能真正感知。

本文图片全部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感谢图片原作者对本文的贡献。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