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非洲也发现了不少的宋代铜钱

北宋宋神宗时的参知政事张方平曾经说过:“钱本中国宝货,今乃与四夷共用。”这句话的意思是:我朝钱币本来是我们国内交易的钱币,现在却成了流通于“四夷”的通用钱币。

这话虽然说的有点夸张,但是,从各地相继出土发现的宋代铜钱却又验证了这句话的正确性:

1827年,南洋的新加坡挖掘出来自中国的古钱币,其中多数为宋代铜钱;1860年,瓜哇岛也挖出30枚中国铜钱,其中过半为宋代铜钱;1911年,在斯里兰卡也出土了12枚宋代铜钱。

图片 1

在波斯湾、印度、越南、日本、朝鲜半岛等都有宋代铜钱的出现,更并说当时同两宋并存的辽、金、西夏的辖区内发现宋代的铜钱了。

更有甚者,在非洲也发现了不少的宋代铜钱:1898年,在非洲索马里的摩加迪沙也发现了宋代的铜钱;1945年,非洲坦桑尼亚的桑给巴尔岛挖出大批古钱币,其中,属于北宋的有108枚,南宋的有56枚。

那么,我们不禁要问,在我国发现宋代钱币还算正常,怎么在遥远的东非,距离我国相隔万里之遥,这些宋代的钱币怎么会跑到非洲去呢?

图片 2

其实,在宋朝的时候,我国已经和非洲诸国有了接触并交易,据成书于宋理宗宝庆元年的赵汝适《诸蕃志》记载,宋朝的海商至少已经掌握了四条通往非洲的航线。

在每年入冬时节,庞大的商船从广州港或者泉州港起航,经过四十余日的航行,到达南洋亚齐岛,次年再前往非洲。这些在非洲发现的宋代铜钱,应该是那时的宋朝海商带到那里去的。

曾经出使辽国的苏辙说过:“北界别无钱币,公私交易,并使本朝铜钱”;在日本,南宋时期大量宋钱涌入,竟然喧宾夺主地成了市场交易的主要钱币;在交趾,当局下令“小平钱许入不许出”;在南洋诸蕃国,亦是“得中国钱,分库藏储,以为镇国之宝。故入蕃者非铜钱不往,而蕃货亦非铜钱不售。”

图片 3

根据这些资料,我们可以简单地勾勒出宋代铜钱的流通范围:从宋朝本土,到相邻的辽国、西夏、金国,再往外延伸至汉文化圈的朝鲜半岛、日本列岛、越南及南洋诸国,再往后就是波斯湾、非洲东海岸,都有作为通货的宋代铜钱流通于市场。

这种现象,是不是有点类似于当今美元在世界上的地位呢?

由于周围诸国对宋钱的巨大需求,导致宋代的铜钱外流非常严重,据估算,每年从宋朝流到海外的铜钱,约为10至20万贯。

本来,宋代是我国历史是上铸币量最大的时代,平常年份一般维持在100万贯至300万贯的铸币量。而这种持续的流失,竟然使得宋朝自己频频发生“钱荒”的现象。

图片 4

熙宁年间(1068-1077年),“两浙累年以来,大乏泉货,民间谓之钱荒”;元祐年间(1086-1094年),“浙中自来号称钱荒,今者尤甚”;南宋初期,也是“物贵而钱少”,南宋后期,“钱荒物贵,极于近岁,人情疑惑,市斤萧条”。

这就说明,从北宋到南宋,市场流通的铜钱一直闹“钱荒”,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市面上的铜钱,很多时候都是被宋朝的海商或者是海外的蕃商给带到海外去了。

最严重的一次“钱荒”是发生在南宋理宗的某一年春天:台州城的市民某天突然发现“绝无一文小钱,在市行用”,市面上竟然没有流通的铜钱了!

原来,市面上流通的铜钱竟然被日本商船给收购运走了。日本的商船看中宋朝的铜钱,低价出售日货,并大量回收铜钱,“以高大深广之船,一船可载数万贯文而去”,这就致使台州一夜之间爆发了“钱荒”。

图片 5

面对这种情况,宋朝政府也是一直严厉禁止商人携带铜钱出海。如北宋庆历年间(1041-1048年),由于“边吏习于久安,约束宽驰,致中国宝货钱币,日流外界”,于是,朝廷发出严令:“以铜钱出外界,一贯以上,为首者处死;其为从,若不及一贯,则充军。”

然而,朝廷的法令虽然很严厉,却是屡禁不止,因为宋钱在海内外的交易市场一直坚挺,所以,许多商船仍铤而走险,想方设法的避开市舶司的检查,偷偷携带铜钱出海。

由于宋代保持着门户开放与海外贸易,这就使得宋钱无可避免地流向海外,进而导致国内发生“钱荒”,那该怎么办呢?北宋时期已经出现了纸币——“交子”,到南宋时,铸币量更是远远下降,因为纸币——“会子”在南宋的应有更加广泛。

本文参考自《原来你是这样的宋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