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年少的青春里

威尼斯人产品,(一)    亲爱的,你还在天堂吗?你还在吗?你还在原地吗?    路过年少的日子,我们都败给了一种叫岁月的东西,望着窗外洁白的栀子花蕊在风中乱舞,直到现在,我也会偶尔想念你,只是你听不见。    (二)    我不知道现在是六月的天还是五月的天,因为我差不多两个月都没出去了,窝在宿舍整整两个月,当然,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大学的课堂,老师也不点名,即便点名了,也有室友帮着喊到,我似乎忘记了还有课堂的存在。    打开宿舍门,阳光有些刺眼,硬生生地割在我脸颊上,白云和蓝天相互依偎着,鸽子声音回荡在走廊外面,我知道这是高原的五月末,不温不火,不冷不热。    随便洗漱一下,拿钥匙下楼来到学校的食堂要了一碗牛肉面,吃完直接想回宿舍继续去码字,可是瞬间感觉天气很好,阳光明媚,我心想为什么要辜负这样的美景呢?    路过学校的小书屋,咖啡淡淡的味道穿入鼻孔,我懒懒的闻着空气中漂浮的咖啡味。    “嗨,懒懒,你终于舍得出来了,你看这阳光多好,是吧!给你拿铁,刚买的。”舞九摇晃着装满拿铁的杯子。    我转过身,点着头,顺手接过他手中新买的拿铁。    我们就这样安静的穿过校园的小树林,还有图书馆和一个蓝的让人害怕的人工湖。    走了一会儿,舞九忽然停住了脚步,手中的拿铁杯被他用脚稳稳地踢进了垃圾箱,他忽然扭过头来问我“你怎么没在谈恋爱啊,你还没忘记他,可是他已经不在好多年了啊。”    我沉默不说话,双眼望着湖面,淡淡的一笑,“让他活在我心里吧,没有什么忘记或不忘记的。”    舞九无奈的看着我,想说又说不出来。我扶在旁边的一棵树上,就这样我们沉默了大概十几分钟的时间,我拜拜手,一个人抛弃舞九径直走向宿舍。    我今年已经大三,距离洛晨离开人世已经三年,三年来,洛晨就是我的心脏,他跳着,我就活着。    (三)    “你拍一,我拍一……”那条破旧的小弄巷,小孩子们在跑来跑去,家家户户燃起的袅袅炊烟,在高原的踏板屋顶上飘来飘去。    我拿着存钱罐高兴地小巷子里跑来跑去,“啪”的一声,存钱罐摔在地上,白花花的硬币在地上滚了好几个圈圈,安静地躺在了地上,弄巷里玩耍的孩子们听见硬币滚动的声音,全都一窝蜂挤了上来,把硬币一抢而空,旁边存钱罐的碎片安静的看着周围发生的一切。    我推开几个哄抢的孩子,抹着眼泪,弯腰捡起地上的碎片,一片,两片,三片,忽然,一双温暖的小手在空气中舞动,三下,两下,就和我捡完了地上的一切。然后拍拍的我的额头,“没事啦,把你的存钱罐给我,我帮你修好在拿过来,走,我带你回家。”说着,他拉起我的小手消失在了小巷深处。    “二货,别睡了,你看都几点了,你在不去上课,学校该把你开除了。”薇安妖娆的声音在空气里俏皮地跳跃。    我揉揉惺忪的睡眼,一个鲤鱼打挺翻了起来,原来那是一场梦,仅仅是一场梦而已。    我一直生活在洛晨的记忆里,包括小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成了我的心脏。    早晨学校的空气还是挺新鲜的,因为在高原的缘故,小城的天空蓝的透彻,活脱脱就像被人洗过一样,高原的小城永远都只在太阳初升时他才会慢慢醒来。    “原来,早晨的空气这么好啊!”我抬头望望天空,喝着紫薯粥,咂巴咂巴着嘴。    琼雪推推眼眶,使劲儿的点点头。    琼雪是我的室友,比我小一岁,是一个可爱的藏族姑娘,因为我上的学院是民族院校,所以学院少数民族占了大多数。琼雪的全名是琼雪卓玛,藏语中大概是“美丽吉祥”的意思吧,原谅我,我不大懂这个,我们平日里总嫌她名字长,所以只好叫她琼雪了。    我们慢悠悠的晃到教室时,教授早已经唾沫星子乱飞了,我和琼雪找了个空位置坐下来,她眼神有些怪我害她迟到,我朝她吐吐舌头,转过脸趴在桌子上睡觉。    中午的时候,去食堂打饭,恰巧又碰见舞九那个坏家伙,他挤在我前面,时不时向我挤眉弄眼,故作鬼脸,我恶狠狠地看着他,不断给他送大白眼。    “懒懒,我们系有位大帅哥,他说想要追你,可以吗?”舞九眨眨眼睛。    “让给你吧,本小姐不感兴趣。”我撇撇嘴。    “喂,人家可是好心好意的……”舞九话说了一半,就被我用筷子夹菜堵住了。    我嚼嚼米粒,“好了,好了,打住,请你收起你的好心好意。”    “懒懒,你看我的玻璃心碎成渣子了,掉在地上一地,拼不回去了。我知道你还是忘不了洛晨。好了我吃完了,我走了。”舞九甩甩筷子,拿起盘子,拔腿就跑。还不忘回头喊一句“懒懒,我的玻璃心我自己拼好了。”    听到洛晨两个字,拿着筷子的手停在了半空中,整个人金字塔式的伫立在那里。从小时候,我就生活在他的记忆里,他在或者不在,都是我的心脏,这么多年,我们相濡以沫,他扑通扑通,我就开始活着。    (四)    高考前的那段日子真的很忙,你总是默默做完题,回到座位,然后静静的细数时光的沦落,我每次跟着你颤巍巍的背影,我都忍不住,转过脸默默抹掉泪痕。    你说,世界那么大,可是你已经没有机会去看了,也没有机会看到我身穿白色婚纱的我了。    路过年少,也路过我心头的疼。    (五)    我总是在怀念正在失去的青春,远在初中和高中的青春早已被岁月的风吹的什么都不剩了。    拿着小学、初中、高中时候的毕业照,青涩的脸庞,青春的暖阳照在每个人的心里,向日葵般温暖的笑容,单车恋人的歌声,深深嵌在我的脑海深处,它就像一堵活生生的墙分隔开来,左面是过去,右面是未来,中间是现在,而这些,如今都无法剥落了。    记得刚读饶雪漫的《左耳》时,心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悲伤,这种悲伤一直延续到高考结束之后,因为书里说,其实,爱,爱对了是爱情,爱错了是青春。    我不知道,洛晨,我们之间是爱情还是青春。    (六)    上大学的一个月之后,我曾遇见舞九,他当时拿着咖啡,还被我抢了过来,他默默的问我,怎么还没有男朋友,怎么还没有忘记你。我当霎时间竟无语凝噎,搓着手掌,说不出来的难过和紧张。    高原六月的天空还灰蒙蒙的,窗外白杨树一片新绿,我坐在教室呆呆地听着毛概老大爷的唾沫横飞。也许,在别人看来,我所上的大学一点都不好,可是我很喜欢它,不仅仅因为它的美丽,更多的是骨子里透出来的淳朴。    毕竟是高原,虽然六月了,天气还是有些凉,没有你在我身边,心里显得更凉了。    (七)    我就像沉入海底的流沙,愿在时光里沉寂千年。默默地就这样在最美的青春岁月里去怀念一个人,朋友们说,没有人永远都是孤独者,可是你要成功就要耐得住寂寞的折磨,而这并不是要去剥夺喜欢或怀念一个人的权利,而是要做为一个完美的寄托,让他或她成为你心里的一部分,即便以后不能在一起了,也要祝她或他幸福,如此便甚好。    风吹流沙的时候,它也许会疼,我不知道真正的美是什么,对于生活在高原上的姑娘来说,阳光明媚,现世安稳便好。我要求的并不多,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丫头,自高中时侯他离开人世之后,再也没有人叫我丫头了,再也没有人那样像父亲般宠爱我了。    我想念曾经的你,想念黄昏时曾经的故事。    (八)    因为路过的每个瞬间,所有的人都会在梦里喜欢去畅游,因为恋爱无罪,别人也没有罪。    年少的我们不知道还有多少个这样的年少和青春去挥霍?    我坐在大巴车上,天气有些热,我的脸不知不觉间发热发红,并且出汗,认识文字我很开心,忽然很庆幸自己不是个不认识字的文盲,感觉认识字儿真好,也许大家都认为我是个怪女孩,但不管怎么样,我依旧是我。    (九)    今天依旧是毛概课,天气忽然放的很晴,阳光也很暖,六月一年的毕业季又开始了,洛晨,再过四天,又是一年一度的高考了,我又想起我们曾经那段温暖的日子,温暖的故事了。    “都怪你,要不是你,我妈也不会说我什么的。”    “怎么,都怪我了,不合适你早说啊,干嘛把***拉进来。”    “大不了分手啊,哼。”    “分就分,谁怕谁。”    来上课的路上,一对情侣正站在图书馆门口激烈的吵架。而后男孩伸出手狠狠地打了女孩一巴掌,愤愤的转身便离开了,留下女孩在原地发愣,忽然,女孩蹲下身去,抱住了自己,滚烫的泪水映着白皙皮肤上的巴掌印,我看不下去了,?就想着尽快离开。    “懒懒,别走,我知道是你。”蹲在地上的女孩叫住我。    我回头,是同宿舍的姑娘薇安。    “是,”我点头,伸出手去拉她,“薇安,哭吧。我肩膀借你,虽然没有男生那么结实,可是你靠着我还是可以的。”    说着,她慢慢起身,整个人一下瘫在我的怀里,薇安再也忍不住了,哭成了一个泪人,就像是被人掐断的玫瑰花,散落一地,惹人心疼。    那天下午的课我们没去上,翘了一节课,我和薇安一起到学校外面去喝酒,一起唱歌,她忽然说,懒懒,你总是给人温暖,就怎么不找男朋友呢。我摇头。    薇安,其实你不懂我的,你不像我那么多愁善感,你聪慧的像只小兔,而我笨拙的像只绵羊,忘不掉就是忘不掉。    其实自己心里明白,岁月在你心里刻了一个人,你看着他扎根,发芽,长大,开花,结果,你怎么可能忍心拔掉,它的根茎牢牢地扎进心房深处,拔出来,你也活不了,因为他疼,你会更疼。    (十)    我是个非常怀旧的人,在年少的青春里,写的文字也许在别人看来是无病呻吟的,可是,留在年少的爱是你我一生宝贵的财富。    洛晨,是我小时候的玩伴,待我很好,他既是我哥哥,也是我的保护者,我们认识十五年的时间,一起伤悲,一起欢笑,彼此融入彼此的生命之中。即便以后青梅等不上竹马,我也愿意倾尽所有。    “你别哭了,看,这是什么?”小男孩伸出胖胖的手,小心翼翼地把手机湛蓝的玻璃球拿给小女孩看。    “恩,”小女孩擦擦眼角的泪滴,“洛晨,这是什么?”嘟着小嘴。    “送给你的,我哥哥的小玻璃柜里有很多,这个是最漂亮的,不要告诉哥哥哦!”小男该说着把掌心摊开,把玻璃球慢慢滑倒小女孩手心里。    小女孩重重地点了两三下头,泪眼朦胧“嗯,我不会告诉的,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小女孩笑了,她的泪花和笑意随着微风在阳光里跳跃着。    玻璃球被女孩紧紧握在手里,男孩一直拉着小女孩的手穿过岁月的长廊,从未放弃过。    那是一种说不出来深邃的蓝,一直延伸到人的骨子里,玻璃球的构架其实很简单,透明的玻璃包住了里面居住的蓝色,看的让人很舒服,其实,一直到长大后,我才看清楚,那是一片片很小很小的羽毛,而且都被染成那种醉人的蓝。    玻璃球就那样安静地躺在小女孩手里,那样恋恋不舍,直到她和他长大。    十八岁高考结束的傍晚,我还兴奋跟妈妈说着你的喜悦,觉得高考结束后,我们仍然可以在一起,甚至相伴到老,我知道很多婚姻结婚对象都不是初恋,也不是青梅或竹马,那只是存在于我的想象之中而已。    现实的一巴掌狠狠摔在我的脸上,你给我的玻璃球,在你离去的第二天清晨,莫名其妙的裂了,小小的缝隙镶嵌在玻璃上,像极了我心口上那一道道破碎的伤口。    (十一)    这篇章节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写下去了,我很想念洛晨,很想念远在天堂的他。要不是我们不去森林公园里,那样的悲剧就不会发生了,都是我的错,洛晨,都怪我。    寝室我床头上的闹钟闪着淡蓝的微光,在黑夜里显得有些鬼魅,时间的指针慵懒地指向凌晨三点钟,寝室里舍友们睡得很深,连呼吸都觉得那么舒畅,可是我却睡不着,闭着眼都可以看见洛晨暖暖的微笑,恍惚中闪过一丝鄙夷的光芒,高原浮躁的六月在窗外蠢蠢欲动,一股股干燥而又闷热的空气在我被子从这头放肆地窜到那头,像游走的幽灵一般。    “洛晨,洛晨……”站在岸边我连呼吸都困难。    “那个女孩没事就好,我走了,不要想念我。”洛晨在浑浊的水里大喊。“啪”一个巨大的浪头渐渐埋没了洛晨的身体。    我穿过密密的松树林,细细的针叶在胳膊上跳跃着,忽然眼前头的松树林消失不见了。    “啊,洛晨!”我大叫出来,额头上渗出了密密的细汗,双手惊恐地抓着床上洁白的床单。    寝室的舍友被我的叫声吵醒了,睡在我对面的薇安拉过自己的遮光帘,快速踩上拖鞋跑了过来,一把拥住了我。梦梦打开灯,路北一下子挤了过来,焦急而又关切的声音在耳边回荡。    “没事,我只是想洛晨了。”我摇摇头。    很安静的看着他们三个,我再也忍不住了,忽然泪水决堤,双眼的睫毛早已俏皮地粘在一起。    那晚,我和薇安,梦梦,路北一直坐到了天亮。黑夜将我们四个紧紧地裹包起来,压得有些喘不过气。    被洛晨救出的那个女孩,依然生活在这个城市美丽的高中校园里,洛晨,如果那天我们没有去过森林公园,如果我们没有经过那个人工湖,如果你没有生病,如果没有如果,我们是不是永远会在一起?    你惨白的脸迎着阳光,女孩的呼救声在湖里逐渐消失,你一把推开阻拦住你的我,“扑通”一声你就跳进湖里了。你说反正你是一个快要失去生命的人了,让你在生命的最后做一次有意义的事情,即便是离去,也是快乐的。    是,我阻拦你,我承认我很自私,可是当你跳进那个湖里时,洛晨,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你有没有想起我的无奈,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家人,洛晨,你知道吗?其实你也是自私的,只是你从来都没有发现过。黑黑的夜,暖暖的你,都消失在了我的记忆深处。    任何地方每年的六月份都是毕业季,或许伤感,或许卑微,或许迷茫,或许兴奋,可伤悲还是占了一定的空间。昨晚没事干,跑出去和室友们去看毕业晚会,结果舞台上大四毕业的正弹着吉他的学长和主持人在那里秀恩爱,一番话语,让我们几个姑娘在人海里哭的稀里哗啦,爱恨交加。    我以为洛晨不在了,我会过不下去,可是我想错了,洛晨虽然不在了,可是他活在我的心里,从来都没有被谁抹去过。挂在墙上的钟摆依旧滴滴答答,或许从不知寂寞,流年在指缝变得消瘦不堪,过去的已经过去了,青春里实在无法让人忘却的事或人,忘不掉就不忘了吧,何必为难自己呢?让他成为青春里最美的记忆,也是幸福的。    “懒懒,你看我弹吉他的时候帅不?”    “也许吧,不知道,从来都没有研究过。”    “你这是什么回答。”    “恩,回答就是回答。”    校园柳树叶子在风中轻轻舞动,弯弯的柳条长发垂下,与大地热情的亲吻着。少年站在柳树下,抱着吉他,与女孩肩并肩站着,女孩干练的短发被柳树叶折射下来的阳光染成了橙色。他们一直就这样静静地站着,仿佛这样就可以到天荒地老了。    (十二)    是的,我在讲述我自己的故事,可毕竟也是虚构的,每个人在最美好的年纪里遇见你的那个他或她,这就是青春里最大的幸福了吧。    小时候,以为流血是世界上最疼的事情,可是长大后忽然发现,微笑的疼才是最痛的。    你说,彩虹桥的构建是大地与天空最美的爱情见证。    你说,沉默的伤疤一旦解开,就换不回曾经所谓的青春。    你说,我们太年少,年少的爱情那不是爱情。    你说,梁家辉的爱情见解也是你的。一对恋人,头一两年拍拖,那是恋情;之后的十年,是感情;如果三十年后你仍会拉她的手上街,那才是真正的爱情。    你说,我对你的想念不是发着短信,发着微信就能够发完的。    你说,即便我离开了,请你不要忘记我。    (十三)    洛晨,我听你说过的话已经太多太多。    (十四)    葬礼上的婚礼,就留给叫青春的。    (十五)    只是我当初一个人在那里徘徊。    (十六)    电视剧里的故事和情节永远都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    (十七)    我注定是你生命中的过客。    (十八)    回忆是个很残忍的东西,他可以剥夺你的所有。    我的父亲是个好父亲,每年的清明节我都会去给他上坟,当然,还有你。你们相互依偎着,在那块清净的乡村土地上扎下根。洛晨,你知道吗?越长大越孤单,越害怕越孤单,越单纯也越幸福。现在的生活有点累了。    发表在学校社刊上的那首诗歌你可还记得?    梦回几何    曾经的沧桑早已化为灰烬    清晨袅袅的炊烟    是我对你最深的爱意    想为你写首诗    刻在一堆堆玛尼石上    灰蒙蒙的天空像碗一样扣在高原上,雨下的漫长而又绵延,车子在马路上留下长长透明的线。    “喂,你在干嘛呢?外面有什么好看的。”    “我在看车子和雨的缠绵。”    “哎呀,洛晨,你啥时候也变这么文艺了,我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懒懒,还记得你写给我的诗歌不?”    “我写过的那么多,我那记得呀,是吧。”    “是你刚开始学着写的那首,上初中时候写给我的,我一直到现在都保存着。”    “我想想啊,对了,是不是那首《为你写诗》啊。”    “恩,我挺喜欢的。你这马大哈,什么时候记过自己干过什么,你不记得,我可记得。”    “哦,是嘛。”    我深深地把头垂下去,发梢落在洛晨微卷的蓝色格子衬衣的袖管上,洛晨忽然抬起右手,轻轻触碰我额前厚厚的刘海。闭上眼,很安静的享受着这美好的一瞬间,时光仿佛在此刻静止,我宁愿永远就这样不愿意醒来。我想洛晨也是。    (十九)    上课铃声总是漫不经心,老师的脚步也苍白无力。    简单的行礼,然后坐下,重复365天需要的动作,也许在别人看来,这样的生活总是枯燥无味的。    我从来都不会说上学不好之类的话语,上帝作证,我是一个爱学习,爱劳动,尊重老师,团结同学的好孩子,可是很奇葩的是,我与班里那些在老师眼里所谓的坏孩子也能相处的很好。于是乎,就有人会说,懒懒,你是不是有什么魔力,跟那些人也能称兄道弟,每当这时,我只能尴尬的点点头。    “蓝懒,你起来回答一下,这句诗歌中的意象是什么?”老师扶扶眼镜,右手小指头敲着我的桌角。    “恩,什么?”我猛地站起来,思绪很快回到课堂上,“老师,您能再说一遍吗?我没听清楚,抱歉。”我挠挠头。    “你不好好听课,想什么呢,你给我出去,在教室门口站到放学。”老师再一次扶扶眼镜,接下来我被恶狠狠的从课堂赶了出来。    外面的空气真好,我身后靠着走廊银灰色而冰凉的暖气片,早晨原本下雨的天空忽然这时放晴了,阳光在走廊里和我撒欢儿,随后又跑到各处,很欢快,被铝合金割成的阳光支离破碎,我在阳光底下转着圈圈。    不知不觉一节课又结束了,语文老师夹着教案和课本慢悠悠地拉开教室门走了出来,我规规矩矩又站的笔直起来。    “蓝懒,走,跟我去办公室一趟,我有话要说。”    “哦,知道了。”我吐吐舌头。回头看见后门上贴着舞九和那帮没心没肺家伙的扭曲的脸,他们在那里窃笑,我向他们做个鬼脸,跟老师大不流星地走进办公室。    蓝色的办公桌,黑色的电脑闪着蓝色的光,一把把黑皮椅子在日光灯下闪闪发着光。    老师坐下来,掐掉了嘴里叼着的烟头,“蓝懒,你最近怎么上课老是走神?”“我也不知道,老师。”我低着头不知所措。    “去,写两千字的检讨,明天下午开班会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做检讨。”老师懒懒地说。    “恩,是。”我满腹委屈,几句简单的话,把原本的好心情给毁的无影无踪。    回到教室,一个人坐在座位上发呆,舞九跑过来在我耳边打了个很清脆的响指。    “喂,怎么样啊,待在办公室里的感觉怎样。”    “哦,还好吧。”    “什么,还好,也就你这样的好学生说还好吧,对我们来说,办公室简直就是地狱啊。”    “你们聊什么呢?”小耳朵凑过来喊。    “没什么。”我淡淡的说。    “唉吆,不就是去了办公室嘛,没什么的,这么好的空气,这么美的世界,我们一起玩扑克吧。”舞九吆喝着。    “来来来,”舞九拉着我,“洛晨,也过来。”    大家两拥三拥地围坐在我的桌子周围。一小时半的课外活动时间被我们就这样浪费掉了,而我去办公室写检讨的坏心情也早已烟消云散了。    第二天的下午,我果然如约站在讲台上大声念着检讨书。    全班静悄悄的,场面有些严肃的吓人。整个场景只有坐在后面的舞九他们在那里偷笑,洛晨似乎面无表情,可是念完的时候,洛晨忽然也开始偷笑起来。    放学路上,我故意不理洛晨,一个人径直往前走,洛晨在后面追着跑。    “大小姐,你今天是吃了多少东西,走那么快。”洛晨气喘吁吁,整个人躺在了我身上,怎么甩也甩不掉。    “没吃什么啊,就吃了妈妈做的凉面而已。”    “老大,这可是在高原,平均海拔都在三千以上,你让我这么跑,不怕我缺氧死掉啊。”    “不怕,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大诗人,别矫情了,赶紧回家吧,要不然***又得向我要人了。看公交车来了,把手给我,我拉你,这样上的快一点。”    发着呆的我被洛晨无情地拽上了公交。    这是上高中时候每天会上演的事情,虽然手臂偶尔会被洛晨拽的很疼,但是我觉得那时候的我是最幸福的。    (二十)    当所有人的青春被一场高考所静静淹没,我的青春也会不会随着高考,随着你的脚步,再也一去不复返了呢?    洛晨,在以后的日子里,你会不会想念我。你的家人还会不会怪我,我不知道。    “你还我儿子,还我儿子,你这个恶毒的人。”一位失去母亲的儿子没有理智地扯我的衣角。    我无力的站在湛蓝色湖边,人群里,我呜咽哭不出声音,只能喊,向天喊,向周围的人撕心裂肺的喊,***妈撕扯着我的衣服,对我又是踢又是打的,在那一刻,我恨不得自己立马死掉。警察走了过来,很快封锁了现场,两位漂亮的警察姐姐把我从人群中拖了出去,男孩白花花的尸体在阳光下显得非常刺眼。    从小时候起,我就喜欢蓝色,蓝色的海,蓝色的湖,蓝色的天空,喜欢蓝色的一切。    可自从洛晨出事之后,我对蓝色没有那么喜欢了,对它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每次看见蓝色就会想起洛晨救人时的样子,想起森林公园里那一池蓝汪汪,让人感觉到蓝的窒息的人工湖,还有撕扯我衣服的洛晨妈妈,我忽然很恨那个湖,为什么要出现在那里,为什么要夺走我最爱的人,为什么?    失去你,就失去了全世界,拥有你,就拥有了全世界。你就是坠落在我心房里的白色天使,不小心在人间折断了翅膀才来我身边抚慰,后来的某一天,火车穿过隧道,我的悲伤在凛冽的风中呼啸而过。    时隔半迁,曾经夕阳醉美,为你写的诗歌压在箱底,厚厚的一摞。我现在每天都会取一份信纸把诗歌写完,然后压在枕头底下安然的睡去,直到第二天早晨用双手压得平平展展,放到蓝色的大箱子里。    还有半年,我快要大学毕业了,我的青春都埋葬在这片神奇而又充满信仰的高原小城上了。给你写的诗歌三年的时间已经堆了两个蓝色的大箱子里,我决定,我毕业的那年清明,我会亲自在你坟头把它们全部烧掉,因为那是两箱沉甸甸的思念。    (二十一)    “你看,高原的秋天来了,我们出去走走吧,懒懒。”舞九在电话那头喊我。    “稍等,我这就下楼。”挂掉电话,匆匆忙忙束了发,就下楼了。    楼下,舞九一身懒散的休闲装,原来额前的刘海如今剪的很细碎,看得清楚他的脸。    依旧是学校那个黑色的咖啡屋,依旧是两罐拿铁,我和舞九就这样安静的走着,时光好像又回到了一年前。    “懒懒,还有半年,我们就要毕业了,你还没有忘记他吗?”    “忘不了吧,把他交给时间吧。”    “这么久了,我想照顾你,和我在一起吧,忘掉他吧,好吗?”    “不,”我摇摇头,“我已经伤害了一个人,我再也不想伤害任何一个人了。”说着,我不争气的眼泪吧嗒吧嗒直往下掉,用手背狠狠地揉揉眼睛,蹲在学校那棵老白杨树下,双手抱住自己,哭的很惨。    舞九走上前,紧紧抱住我,泪湿了他的肩头,他很温柔的说到:“哭吧,哭吧,哭出来就好了。无论怎么样,我都会替我的好兄弟洛晨照顾好你,懒懒,你知道吗?我喜欢你很久了,多久我不知道。”他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双唇吻着我的发梢,我哭得更凶了。    哭累了,舞九带着我回到他在校外租的的房子里,忽然发起的高烧让他有些慌乱。梦中迷迷糊糊隐约回到了高中的校园里,高二十班的教室门口,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背影挡住了面前刺眼的光,我很清楚地知道那是洛晨的背影我跑过去试图抱住他,可是洛晨回头向我笑了一下就不见了,“洛晨”我轻轻地唤到,眼角渗出了泪滴,恍惚间,带有同样温度的手指抹去了我眼角的泪滴,我缓缓睁开眼“懒懒,你终于醒了。烧终于退了。”舞九温暖的眸子望着我。    “现在是凌晨的三点,你知道吗?你发高烧了,睡着了嘴里还胡言乱语,我守了你快一整晚,饿了吧,我给你去拿粥。”他轻声细语,嘴唇里憋出好多的话。说完他转身便走。    我突然伸出手拽住他黑色衬衣的衣角,轻声地说“别走,抱着我,我怕。”舞九环过了我的腰,我轻靠在他的肩上,我们就这样相互安静地抱着,直到天微微亮。    每次我和舞九无论在那里遇见,他总是很安静,安静的容纳我所有的不是和悲伤,他就是我生命中的像水一样的男生,而洛晨只是我生命中最美的青梅竹马。    芳思独秀青草依,    曾经斜阳瞬雨风。    几时归来又归去,    不知家人冷画屏。    梦里洛晨思无邪,    如今懒懒思成疾。    舞九俨然后孤岛,    青春不在徒悲伤。    梦回不归夕阳远,    奈何此恨太匆匆。    风中吹过曾经的味道,慢悠悠地吹过。路旁的白杨树依然笔直冲上云霄,即便洛晨妈妈这辈子都不原谅我,我的洛晨也回不来了,因为我的心脏死了,然后在一个不眠的夜寻找一个安静而又安详的角落把我的心脏深深埋葬掉。    回不去的昨天,回不去的过去,打翻了的牛奶在地上苟延残喘,但是无论怎么拼命努力也回不到牛奶杯子里了,也许多少个明天过后,站在斑驳的流年里,微笑珍藏幸福,让岁月记忆青春,在暗香涌动的年华里做最好的自己,这样最好。    (二十二)    朋友说,当你玩弄起一个人深藏在心底的那幅青春的画,你会轻轻走进去还是在门外徘徊?    她沉默的像只羔羊,在草原与松树林的静静淹没。    没什么东西你会永远的抓住,一座没有温度的城市,一个没有心脏的我,一个吞噬了洛晨生命蓝的可怕的人工湖,地下管道是每个城市的血管,鲜血在夏日的干燥高原上喷涌而出,染红了活在这座小城市的每个人。    想起那年我在离这座高原的小城最近的城市,晚风在护城河肆意妄为,我们匆匆忙忙的遇见,然后匆匆忙忙的消失。    七年前,你牵起我冰凉的手,坚定地说着我要幸福着你的幸福,快乐着你的快乐,悲伤着你的悲伤,忧伤着你的忧伤。    七年后,我站在大学校园里,站在青春的尾巴上,怀念着一个叫你的人,悼念着我最后散落在人群里的青春,青春的碎玻璃扎着每个人的脚,学士服掠过校园的每个角落,我在感叹,我们的脆弱的爱情也就此停止了,虽然没我玫瑰花般的呼吸,但我想说,洛晨,没能和你在一起,我失落,我又找到了自己的起点。    (二十三)    愿望实现,毕业留言,说声再见。    (二十四)    舞九说,懒懒,愿你的明天永远是晴天。    (二十五)    清明之际,你的坟头长满的青青草,绿黄相间,我为你写的所有诗歌随着火苗在跳跃。    再见,洛晨,你若一直爱,我便一直在。    (二十六)    舞九说,兄弟,我会好好帮你照顾她的,你看,我们穿着学士服来祭拜你了,你最爱的魔方我给你放在这里。    (二十七)    洛晨,那时,我宁愿那时死掉的是我,而不是你。    (二十八)    洛晨,***妈原谅我了。    (二十九)    洛晨,单车上的岁月如此留恋。    (三十)    洛晨,我们来生在相聚,爱你的懒懒,你不要喝孟婆汤,好不好?    路过你的年少,路过你的心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