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纯用电影艺术的角度去欣赏这部影片的话

喜欢历史的朋友不要把这部电影去和历史事实比较
因为首先真实的瓦西里的卖相就不能和裘德洛比
电影和纪录片是2种艺术
我不崇拜真实的战争,但我崇拜这部电影

单纯用电影艺术的角度去欣赏这部影片的话,绝对是一部细腻的战争片
(看完之后有让我想玩CS的冲动)

本片从一开始就是瓦西里与狼的心理斗争,我特别喜欢这部影片的开篇方式,”i
am a stone , i do not move,very slowly , i put snow in my mouth so he
won’t see my
breath。。。”瓦西里的第一次射狼,不断地心理暗示自己不能颤抖手中的枪,不能暴露自己的位置。开头简明扼要地告诉观众为什么之后战争中的瓦西里可以弹无虚发。第一次的射狼镜头并没有告诉我们瓦西里有没有射中狼,为之后瓦西里的回忆做了铺垫。

少校与瓦西里的决斗也同样是心理战,瓦西里在明知少校作假设埋伏的情况下硬闯百货大楼,第一次的彻底失败激起了瓦西里作为猎人的斗志。他捡回少校的烟蒂,品味抽这个烟的人会是怎样的一个人。
而少校也被瓦西里击中手之后,向萨沙询问瓦西里的私人事件,对这个原本他低估的sniper新手产生了兴趣。于是这场较量已经升华为少校与瓦西里的私人恩怨,以至于少校在被上级遣回时,仍然不肯罢休利用萨沙布局,引诱瓦西里
出战。

少校无疑在这部片子中属反面角色,没有人希望少校能成功射杀瓦西里,但是他是一个十分有人性魅力的反派,如果从他的角度看这场战争,他也同样是一个很大的牺牲者,他的儿子死在战场上。他对小萨沙是又恨又爱,他知道自己又一次被萨沙出卖后会忍不住杀死他,于是提前提醒他呆在房里不要出来(我也始终没搞懂萨沙干嘛那个时候非要出来,不是已经告诉瓦西里他的埋伏地了嘛)。
在少校走出藏身地,知道自己落入瓦西里的枪眼下之后,没有做任何反击,而是摘帽认输,等待额头上的那一枪弹。

丹尼洛夫与瓦西里是丹尼洛夫单方面的心理较量,在塔尼亚出现时,他就感觉的出,瓦西里对塔尼亚也有爱慕,于是在塔尼亚面前隐隐奚落瓦西的没有学问,突出自己的有才。当他认为塔尼亚死后,自动放弃了这场心理较量,大彻大悟。可以说丹尼洛夫爱得比瓦西里更深,或者说知识分子往往是战争中最脆弱的。

瓦西里一直在和自己做心理较量,他和少校的几个回合同时也是在磨练自己的心智,在他被推到闪光灯下,全世界最耀眼和最危险的地方时,他回想起了他的第一次射狼,那是失败的第一次,只有他自己最清楚真正的瓦西里是什么样的,他也有害怕,他也会失手,丹尼洛夫弹指间的轻描淡写把他推向最强劲的敌人的枪口下,这份生命的轻微,使命的沉重只有瓦西里自己清楚。。。
瓦西里在劝说塔尼亚时,一开始我并不知其云,直到他把枪递给塔尼亚,我才明白塔尼亚想上战杀敌加入阻击队,瓦西里的劝说是他心理的最真实写照,”在那一刻你是全世界离他最近的人而他却全然不知,你可以看到他早上有没有刮胡子,他有没有结婚戒指…”杀敌无数的瓦西里或许每按下一个子弹都会有些许忏悔,因为毕竟他杀的是活生生的人。

我们观众一直在和导演做心理较量,不知道何时瓦西里会死,死在丹尼洛夫手上还是少校手上,一开始还以为萨沙真的是叛徒,总的来说,电影毫不拖沓,注重细节,对话经典,值得回味。。。

活动中心,影片有个细节我没搞懂是什么意思,
瓦西里和库里科夫商量谁先跳,库里科夫说是他先跳,然后跳了之后当即被杀,瓦西里侥幸跳过后看着库里科夫的遗体说阿门,然后拿出一张小纸片,从一个袋子里拿了个什么东西,包到了纸片里,那是什么呀?
请搞懂的人解答一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