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运竟然位居六大交通方式PM2.5浓度暴露之首

6大交通方式 搭捷运暴露PM2.5最高

图片 1

环保署最新研究,捷运竟然位居六大交通方式PM2.5浓度暴露之首。记者叶信菉/摄影

许多人都认为骑乘机车时,最容易遭受空污荼毒,接触的PM2.5浓度最高,但环保署最新研究推翻了这个论点,捷运竟然位居六大交通方式PM2.5浓度暴露之首。

捷运族自保最好戴口罩

不过,站在整体空气品质考量,专家仍建议多搭乘大众交通工具,减少空污、预防传染疾病,捷运族最好戴上口罩。

据环保署与国卫院国家环境医学研究所执行“悬浮微粒特征对民众健康影响之研究”,2017年度针对捷运、公车、汽车、机车、步行、脚踏车六大交通方式,以环保署测站浓度为基准,审视哪种交通方式PM2.5浓度暴露量最高。

结果跌破众人眼镜,PM2.5浓度暴露冠军竟是捷运,研究发现,夏季捷运暴露浓度为大气环境一点六八倍,高于机车的一点四倍、脚踏车一点三七倍、步行一点三六倍、公车一点○二倍,汽车暴露量最低,仅为大气环境的○点二九倍。

冬天的排序也大同小异,捷运PM2.5暴露浓度为大气环境的一点四倍,其次为机车一点一八倍、步行一点○六倍、脚踏车○点八八倍、公车○点八倍、汽车○点一六倍。若只分析通勤观测,在通勤微环境中,捷运暴露量最高,汽车通勤模式则最低。

进站煞车产生悬浮微粒

台北医学大学呼吸治疗学系副教授庄校奇指出,过去英国与香港的研究也有类似发现。台湾健康空气行动联盟理事、彰化基督教医院儿童肾脏科主任钱建文也表示,过去针对北京地铁进行的研究也显示,北京地铁PM2.5数值相当高,主要是地铁站地下化,空气扩散不易。

庄校奇分析,位于室内的捷运站或地铁站空气品质不佳,主要是公共场所换气率较低,而捷运车辆进站煞车时,产生许多悬浮微粒,这些都造成捷运站空气品质不佳。钱建文则说,PM2.5等悬浮微粒来源并非只有废气,火车、捷运行驶时,轨道与轮胎间磨损,以及到站煞车或关门开车时,皆可能喷出碎屑与大小微粒。

车厢内空品比捷运站好

但庄校奇请捷运族别紧张,一般来说,捷运车厢内的空气品质比捷运站要来得好,大家等车时在捷运站短暂停留,不需因此担心吸入过多污染物。钱建文则建议,政府或捷运局可考虑改善或加强捷运车厢空调过滤系统,民众搭捷运时仍应戴口罩。

但研究也建议,尽管捷运有较高的PM2.5浓度暴露,但评估通勤时的整体暴露量,仍须考量当天与时间点的背景空气品质、通行空间、使用时间与距离等,计算实际呼吸累积暴露剂量,这部分有待后续持续研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