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对大众理想的懦弱回归

活动中心,“我常常幻想未来的景象,梦想自己可能会成为的角色,或许是诗人、预言者、画家等等。然而这些都不算什么。我存在的意义并不是为了写诗,预言或作画,任何人生存的意义都不应是这些。这些只是旁枝末节。对每个人而言,真正的职责只有一个:找到自我。无论他的归宿是诗人还是疯子,是先知还是罪犯——这些其实和他无关,毫不重要。他的职责只是找到自己的命运——而不是他人的命运——然后在心中坚守其一生,全心全意,永不停息。所有其他的路都是不完整的,是人的逃避方式,是对大众理想的懦弱回归,是随波逐流,是对内心的恐惧。”

主流影评只能代表仅仅当下的个人或大众理念的发展程度,仅此而已无关其他。任何义正言辞的否定,甚至不惜为周边群体贴标签来为自己增加底气的言论都属于懦弱。创作品无绝对好坏,没有比盖棺定论式的批评更难望其边际的了。

不要把力气宣泄在评说与争辩上,它使人们丧失爆发力与才华。

在我这里,这是部好电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