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段没有色彩

正值毕业之际,花了差不多两个月才看完这部电视剧。总体感觉是虎头蛇尾,前半部的动力也许还是来自于演员孙红雷,豆瓣的评价,8.5分,似乎也不错,但看到后面就觉得越来越没劲了。毕竟我们现在还是共产党领导的社会,无论从哪个角度拍国共合作的那段历史,都很容易拍出哪个党是先进的党,哪个党是后进的党,哪个党心怀天下,哪个党自私自利。这样的电视剧对一个有思想的人来说,一般都不会继续看下去。我不是反对那种主旋律、积极上进的电视剧,而是对历史的客观性的追求在呼唤我保持一颗清晰的头脑。
之前看过张黎的《走向共和》,是一部很不错的片子。这部《人间正道是沧桑》正好延续了那一段历史。在庆祝建国六十周年的日子,选择这种题材而不带感情色彩的确需要导演具有很高的水平去平衡。例如在第7集对农协问题的讨论,因为我最近在看《白雪原》,所以对农协有一定的了解,农协的背景正是共产党,但农协的人干的事情却是整天闲着去斗富人和地方官吏。对这种敏感的政治问题,导演很聪明的选择立青和瞿霞的俏皮话来遮掩,这就是水平。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信仰,每个人都有权力把自己的信仰贯串到自己的事业当中。其中调杨立青来上海对付杨立仁这段戏,不得不称得上是小说中经典的桥段。很多感情戏都会把这种阴差阳错的对手戏连同感情串联起来。表面我们看起来,杨立青是正义的使者,是代表工人阶级的大英雄。而杨立仁就是那种残忍无比、阴谋算尽的国民党反动派。如果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就代表一个人还没有成熟。只是各为其主罢了,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小孩子过家家,而是要取得自己的政权,把自己的信仰树立为正宗。杨立仁只是国民党的一个高层干部,说难听点他也只是一颗棋子。作为他自己,他很荣幸能够碰到一个放手让他去施展才华的老板,这对于我们任何人来说都是如此。任何一个集体都有他的分工,小到一个集团,大到一个国家。令出一门才有可能走向正轨,否则就只能乱弹琴。决策者有决策者的任务,而执行者有执行者的任务。杨立仁如此,杨立青也是一个执行者。执行的程度能够衡量一个人的忠诚度,而手段则是衡量一个人的能力的标杆,它其实可以不带任何色彩。
应该说最阴险的恰恰是瞿恩,才会想出用亲弟弟对付亲哥哥的手段(刚刚申明,手段没有色彩,共产党的人也有阴谋,说的好听点叫智慧,呵呵)。如果说杨立仁是一个极端忠诚者,那么杨立青又何尝不是一个极端忠诚者呢。作为这两个人的调和者,杨立华又陷入了另一种苦恼。因为这个矛盾的制造者恰恰又是她最爱的人。这也是小说剧本编剧的高明之处,电视剧总是越纠结大家越爱看。在我们身边,路边摊上总是有各种摆摊骗钱的勾当,但总是有人会上当,尽管清醒的时候大家可能都知道那是个骗局。因为总有一些了解人性的人,他们处于各个行业,有的是政治家、有的是作家、有的是老板,当然还有骗子等等。忽悠也是一种能力,就看你是大忽悠还是小忽悠。
一个人的成熟是贯串一生的,包括生活的各个方面,都需要去亲身经历才会进步。其实在那个时代,谁都可以打着解放全人类的口号消灭异己。甚至谁把这个口号喊的越响,谁便是最虚伪的人。就像今天,的确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新中国就没有我们现在的美好生活。但是我们不能忽略我们对面的台湾,虽然国民党也曾经有过独裁,父子政权,但蒋经国最终还是选择了两党执政,他们也同样有着骄人的成绩,当地民众的幸福指数未必比大陆低。指责谁抬举谁,是一个立场的问题。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是尽可能地客观去看待的人。生活中的我们总会需要依靠一个集体,所以就必然会有一个立场,但最害怕的就是无知的站在了某一方。
顾顺章的叛变,一下子使得上海武汉的诸多共产党落网。大部分人为之可惜,痛骂顾这个叛徒。那么站在中间的立场上呢,这只是国共两党较量中的一个小的波折。就像《无间道》里面,警匪的这种卧底较量是永久不息的。包括和平时期,各国派往他国的间谍也是常事。至于被抓,或许是哪一环出了漏洞,或许是哪一个人漏了马脚。而在那种非常时期,特别是从事这种特科工作的人,彼此之间的联系越到下层越分散。所以彼此的渗透抓捕重点都在高层。至于顾顺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出于什么样的理由(高利待遇、刑罚屈就、心理压力等等)叛变,其实我们并不清楚。另外,叛变也分多种,还有一种叫做假叛变的卧底。对于任何一方来说,这种卧底才是最需要的,同时也是最可怕的。总而言之,一个人在真正面对自己良心抉择的同时或多或少都会有一时犹豫。没有天生的纯道德好人(当然历史上也不乏这样的例子,如海瑞等等,但如果你非要崇拜这种人,我也没办法),也没有天生的禽兽。每个人都是如此,高尚和卑鄙在每个人的性格里都存在。
叛变从来都是一个中性词,往好一点说叫做良禽择木而栖,往难听一点说叫做该杀千刀的叛徒。其实谁都有自己的组织利益,当然同时我们不能够忽略个人利益的存在。
看到31集的时候,范西亮面对林娥自惭形秽,其实我们能够理解,这只不过是一个军人在执行命令,跟个人感情其实没有多大的关联。相反,擒贼先擒王,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这种枪杀主要政治犯在共产党这边肯定也有,只不过片面放大国民党罢了,这很容易把我们带入一种解恨的场景里面去。其实大家都是棋子罢了,这种小算账的形式不但解决不了问题,还更容易激起更深层次的矛盾。但紧接着导演的高明之处出现了,用兄弟两个人互斗的场景来暗示大家不要陷入单方立场。杨立青代表共产党,杨立仁代表国民党,一人一拳,直到对方头破血流。也就是说,大家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用杨立仁的话就是各为其主罢了。我很讨厌杨立青的那种“那良知,人伦呢”这种质问,非要把自己说得高尚的人有时候反而越不怎么样。紧接着杨立仁来了一句更精彩的:“监狱不是请客吃饭的旅馆,我很想知道,你们是怎么对待你们的敌人的?”给予的回答则是:“我们没有监狱…”(呵呵,我是不愿意往下听了)。
抗日让兄弟两个走到了一起,但这似乎解释不了血缘上的东西。因为抗日的结束必然导致双方继续对立,在偌大的体制下面,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小小的棋子,甚至感情都由不得自己。这不是一种愚忠,而是一种潮流的引力,谁也没办法抗拒。只有一个集团打败另一个集团,建立一个统一政权,人们彼此才没有了党国之间的对立,这个梦想越到底层人民越渴望。一切的争斗,直到刀兵相见,通常都是为了几个人的利益,历史的战争大多源于此,而且是乐此不彼。
以前一直搞不明白八国联军侵略中国时,里面居然有中国人。后来才明白了,人生在世,不过是混口饭吃。日军侵华期间,这种现象依然存在,杨立青在杨树村碰到了一个日军部队,总共八百多人,居然其中有六百多都是中国人。在那种特殊的年代,谁能够给碗饭吃,就跟着谁混,人在肚子饿的情况下,立场这个东西是很难把握的。
不知道为什么,台词里面其他角色每次提到杨立青的时候,我就感到一股特别别扭的感觉。总觉得肯德基里面加蒜瓣,油条蘸番茄酱。纯粹不搭调的场景非要把主人公给扯出来。因为这种历史题材的片子,它不是个人成长那种题材,牵强的把历史事件和一个小人物联系起来,总让我很不习惯(个人观点,希望大家不要上来就要批我)。历史是客观的,更是无情的,任何一个人,哪怕是再大一个伟人也只是在历史的浪涛中泛起的一朵,谈不上离开谁就没法过那种。
杨立青和范西亮这对兄弟,虽然保持着不同的政见,但彼此都心知肚明是各为其主。无论是在第三次反围剿的过程中,还是在抗日国共第二次合作中,始终保持着坚贞的友谊,能够超过价值观的友谊。
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有信仰。首先,杨立仁是一个我特别佩服的人,他的信仰就是把自己的生命献给国民党。从事情报工作的特殊身份必然使得他心狠手辣,但他无论在父亲母亲、姐姐弟弟面前,还是在党国面前,他都是一个胸怀坦荡的人。他说得每一句话都是发自肺腑,有血有肉的。我个人觉得杨立仁这些话很经典:“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人伦、人理、人道之外,还有王道、霸道,这就是我们常常所说得党国利益,我没有做错,不管是谁娶了瞿霞,我是抓是放,都是历史的命运,我个人改变不了。”这些话是对着他的弟弟说的,我觉得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把道理讲得通透无比。再看看杨立青的说法:“这段血腥的历史,是由你这样一个一个的人构成的,不管有多少人,你总是其中一分子,对吧?那好,我们再反过来研究这段历史,离不开个人的良知,包括人伦和道德。”在说话方面孰优孰劣暂且不说,也许两个人都是滴水不漏,因为两个人代表的是两个水火不容的利益党派。抛开这些分歧,作为兄弟俩的对话,杨立青完全是在打马虎眼。两个人说话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在利益面前拿道德说事的人一定是不实在的。
其次,董建昌也是一个有信仰的人。在官场中,见风使舵是每一个政治家所必须的基本素质。一将无能,累死千军,作为部队的首领在战争年代,他必须为他的兄弟们的身家性命考虑。在抗日时期,至少他的心是反对蒋介石发动内战的。但作为一个小的历史人物,他没有办法去抉择,我们不能强迫每一个人都能够像张学良、杨虎城那样做民族的英雄(说难听点,那只是一种缺乏理性的愤青行为,当然在民族大义面前,这样的人我是发自心底的佩服)。董建昌最后选择了接受共产党改编,这不能叫投降,而是一种民族大义凌然的行为。放弃战争,就等于挽救了无数的生命,包括士兵和老百姓。
杨立青、瞿恩,也有信仰。但他们说的话几乎都是官面上的话,包括对他们至爱的人,我很少听到他们是带感情的人,永远都是革命尚未成功,我还尚需努力。他们都是那种无法给予女人安全感的人,却都有着极其好的女人缘,老天爷真是造化无穷。我不知道是不是导演的刻意安排,共产党作为胜利者,理所当然要站在人民的立场上说官面上的话,但又害怕大家看不下去,所以只好让杨立仁和董建昌站出来说点人话。
瞿霞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其实我一直在思考。在那种形势下,一个女人,一个革命家族的女人,一个有留学背景的女人。但演员却是一个可爱的小女生形象,在深深喜欢这个演员的同时,我也在想她到底是不是适合这个角色。这也是我为什么到最后一点不喜欢瞿霞的原因了,其实她身上没有那种深沉的气质,却非要去扮演一个复杂的人,总是让人感觉不对劲。
林娥是一个非常聪慧的女孩子,在无线电训练班里成绩骄人。但她又是一个很纯洁的孩子,当她和瞿恩在一起工作了一年之后,她发现自己好像喜欢上了他。但是瞿恩这种人从来脑子里只有革命,理性让他们几乎成为了冷血动物。当他知道林娥被上海中统站录取了,第一反应是高兴,也从来不会想到还有一个小女孩会喜欢他这档子事情。最后又莫名其妙的嫁给了杨立青,总感觉有点乱。总而言之,整部戏里,这两个女演员的演技都还没有到位,也可能性格根本不适合这两个角色。首先我很尊重每个女演员,我知道她们都很努力。但是她们并没有演出那种革命女人所具备的性格特点。要说演的最好的女演员还真要数林姨,一副傻傻的家庭妇女,虽然处在政治家庭中,却始终在政治之外。吕中是我很喜欢的一个演员,在《走向共和》里演慈禧,各项表现都十分到位。
虽然是看完了,心里总不是味,是我自己想多了,还是导演在说反话,真的有点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