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宝是在问我

实实在在的说,如果现在有人问我,五香面蚕豆和面藕到底是什么样的味道,让你如此留恋,我还真答不上来。它遥远而又清晰,亲近却又远不可及。这或许就是故乡,童年回忆的魔力吧。

摘要:
大宝是我的发小,儿时一起玩耍,形影不离,大了一起上学,一起下放。大宝说话从不说完,讲一半留一半,让你猜。开始我们还猜猜,后来习惯了,他讲他的,我们懒得去想,这样反而是大宝忍不住,追着我们讲另一半。因此

接过五香面蚕豆和面藕,我们会开心的向文昌街中段跑去。那里街边有许多从邻街的院子里伸出的桃树和枣树的枝干,每逢低到了季节就会挂满红的桃,青的枣。在这里倒扣了许多待售的大水缸,我们奔到缸边,把用荷叶或者麻叶托着的蚕豆和面藕放在倒扣着的缸底上,小伙伴们随缸围了一圈,先小心的拿起一粒五香面蚕豆,慢慢放入口中,细心的品味,每人也就三四粒吧,然后再品尝面藕,老人总是分的正好,不多不少每人一小块。

快来买哟!不买马上下杨州了!

蚕豆哟蚕豆五香的面蚕豆…

故乡的小城依山傍水,古色古香。城里有一条老街叫文昌。每天文昌街的傍晚时分,都会准时传来低沉悠长如歌如诉的叫卖声:

回城后我到了千里之外的北方城市工作,一晃几十年过去了,平时极少回家乡看看,大宝则一直生活在故乡古朴的小城里,他隔三差五的向我传递家乡的消息,如小城通公交了,老街拆迁了,山上修庙了,河水污染了,河水又青了,谁当爷爷了,谁谁走了等等。最近大宝又成活宝了,前几天发来微信就四个字:记否忆否。我看了不解,也就懒得理他。近几日又在微信中加了四个字:记否故乡忆否味道。看了仍是不解,问他也不说,我也就扔一边了,心想这个大宝,又成活宝了,老活宝。

面藕哟面藕,还有好吃的面藕哟!

听到这个声音,在落日的余晖里,伴着悠悠的叫卖声,很多孩子会从街边的小巷子里跑出来,那时大家都不宽裕,印象中我们平时几个月,半年能有几分钱的零花钱就相当不错了,过年压岁钱也就最多一毛钱。但是七八个要好的小伙伴凑在一起,也能隔三差五的有那么几分钱,卖面蚕豆和藕的是个中等身材的微胖老人,模样已经记不清了,他挎着只扁扁的竹篮,用一块洗的干干净净的白布盖上篮口,看到从小巷中涌来的孩子,就会放下竹篮,两手抱在胸前,微笑着等待孩子的到来,接过我们其中一人递过去的硬币,老人便会揭开白布,拿起一块裁好的鲜荷叶或者是一片手掌大小的青绿色麻叶,用勺子盛出二三十粒五香面蚕豆递给我们,再用一把厚厚的白铁皮做成的无刃刀切下几片两三指宽的面藕,并从中间剖开,细心的洒上绵白糖,然后咪着眼扫视一下孩子们,不紧不慢的把面藕分成数个小块。

快来买哟,不买马上下杨州了…

快来买哟!

四月,莺飞草长,叶转青花争开,不温不凉的好季节,傍晚我正在花园中散步,大宝又发来微信,点开一看,是图片没有文字,图上是一颗青青的蚕豆。这个活宝又发什么神经,正要收起手机,突然从心中涌起一股暖流,我明白了,大宝是在问我:记否故乡的老街,忆否儿时美食面蚕豆的味道。我的眼前瞬间浮现那遥远的儿时的画面。

威尼斯人服务,人老了和童年最近,心静了和记忆最亲。
还记否你的故乡,还忆否你童年里的味道。

次日我早早乘上动车,踏上回故乡寻味的旅途。

大宝是我的发小,儿时一起玩耍,形影不离,大了一起上学,一起下放。大宝说话从不说完,讲一半留一半,让你猜。开始我们还猜猜,后来习惯了,他讲他的,我们懒得去想,这样反而是大宝忍不住,追着我们讲另一半。因此呀,我们都喊他活宝。

三年五年不回头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