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他离开公司自己干起了包工头威尼斯人服务

摘要:
学做老板张立本跟随建筑公司南征北战、辛苦打拼了十多年,学会了建筑行当的十八般技艺,如今他离开公司自己干起了包工头。人们开始叫他张老板,他觉得很荣耀,特别是在家乡人面前,特有面子,简直有些衣

学做老板

张立本跟随建筑公司南征北战、辛苦打拼了十多年,学会了建筑行当的十八般技艺,如今他离开公司自己干起了包工头。人们开始叫他张老板,他觉得很荣耀,特别是在家乡人面前,特有面子,简直有些衣锦还乡、光宗耀祖的感觉。

张立本是从农民工干起来的,他了解农民工的艰苦和心愿,从不克扣、拖欠工人工资,赢得普遍好评;对家乡人还特别照顾,乡亲们真心感谢他,每次回家都争着请他吃饭。但是他的事业并不顺昌,经常包不到工程,使工人没活干,所以尽管工人信任他也不得不纷纷离他而去,让张立本很无奈,很苦恼,也很没面子。他有时甚至想,干脆还回公司当工人,可又觉得太丢人,因为这等于承认自己无能。几经反思,他最终坚持下来,并且千方百计打开了局面。

张立本虽然文化不高,却是个爱学习肯动脑子的人,他从庄稼汉成为技艺精湛的建筑工人,就是靠了不断的学习、钻研。他想,我能学会建筑技术,就一定能学会当老板的技术。他开始逐个考察本市那些成功的包工头,研究他们的措施,学习他们的经验。他很快明白了:包不到工程,是因为没有后台;工人离开,是因为缺乏留住工人的办法。他开始改变工作方法,改变自己的思想和为人。

张立本早就知道市建设局长李保国和他是一个县的,也是农家出身,只是地位悬殊又无关系,他不敢贸然找他;如今要包工程,他只有豁出去把“宝”押在他身上。李局长父亲做寿,他以老乡名义送上一万元寿礼,儿子考上大学,他又以老乡名义送上一万元贺仪,终于引起李保国注意接见了他。“你是清扬县人?”“清扬县张集乡大张庄的。”“你的建筑公司叫什么名字?”“清扬腾龙建筑公司。”“知道了。”不久,李保国果然给了他一个小工程,让他稳赚了几十万。他感谢李局长,春节送了他两万元过年费。

工程验收合格拿到款子,按照以往的做法,张立本会招待大伙美美地喝一场庆功酒,然后付清工人工资。可是这次他没有,不但没摆庆功酒,工资只发了一半,还借故扣了一钱,老乡也不例外;理由是工程款上边也付了他一半,公司要加强管理。下余工资何时发?等候通知。时间一长,工人打听出工程款上边已全部付清,再找他却找不到了——他更换了手机卡。拿不到工资,又没活干,有的人还在等待,有的人骂了一通另找活计去了。

这一切张立本都知道。在以前,他会愧疚不安,自责不已;现在他无所谓:别的包工头都这么做,我为什么不能?他是否捞到一把从此不干了?怎么会?如今有了李保国这棵大树做后台,他的事业如日中天,他计划承包更大的工程,赚更多的钱,做大老板。今年市委决定把市郊的小南山开发成别墅区,他要拿工人的钱去打点李局长,争取拿到一处工程。

也像工人找不到他一样,张立本也找不到李保国,几经询问他才知道,原来李局长到南方开会去了。时不我待,事不宜迟,他决定到南方去找李保国。“李局长吗,我是立本,我想去看看你。”“有事吗?”“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你了,想见见你。”李保国知道,张立本哪是想他,是想小南山的工程。送上口的肉不吃白不吃,他随便回了一句:“想来就来吧。”

张立本连夜赶到李保国开会的城市。李保国却指示他:不要进城,就在郊区的“金城酒店”开个包间等着。金城酒店是该市新建的豪华级酒店,集休闲娱乐为一体,张立本在此搞过建筑,知道的。此时他虽然心疼也只好连忙答应。

张立本开好包间焦急地等待李保国到来,直到中午也不见来,他又急又饿,想点个菜上壶酒自己先垫垫,一是疼钱,二怕李局长撞见怪罪,只好拿开水充饥,一壶茶水喝完还不见人来,于是又要了一壶。直到日落西山、华灯初上李保国才姗姗来迟,好家伙!迟来归迟来,一来就是六位!每个都是衣冠楚楚,趾高气扬的。张立本不敢怠慢,立即点上好酒好菜,热情款待。场面上,不管张立本怎么谦卑殷勤,李保国也不在意,只顾和他的同事喝酒吃菜,谈笑风生,旁若无人。张立本内心难受极了,为了工程,也只好强装欢颜。

酒宴结束已是十点多钟。张立本堆起笑脸说:“各位领导连日开会劳累,可要放松放松?”李保国看了看左右皆无表示,挥挥手说:“自己看着办。”张立本无奈只好到服务台去办理。坐台小姐说,单项服务,每人一千,全套服务,每人四千。他狠了狠,要了个全套。

李保国带着同事休闲去了。张立本不敢走开,留在大厅等候,一夜翻来覆去,千般思索,万般滋味,难于尽述。直到晨曦临窗,李保国和他的同事才打着哈欠从楼上下来,匆匆吃了早点,坐上出租车回城开会去了。临走张立本询问小南山工程,李保国说:“我在外边开会不了解情况,回去再说吧。”
张立本满腹狐疑。

不久,张立本得到小南山别墅区一处工程,他高兴极了,立即通知工人来上班。大部分工人来了,他发了拖欠的工资;少部分已经离开本市,他也不再通知,到市场另雇了一批。这是他早已料到的。没料到的是他的老乡竟然一个没来,让他心有余悸。心想,算了,老乡不在,更好做事。

一年后工程完工,张立本算了算净赚一百万!他打算拿出十万元感谢李保国,争取再拿到小南山别墅区二期工程的一处。可就在此时传出李保国被“双规”了,一些开发商、包工头传去“协助调查”,被吊销了营业执照。他大吃一惊,深怕牵连自己,立即更换了手机卡,又安排会计按照既定办法给工人发工资,连忙回家躲避去了。

张立本无声无息回到家乡,自己不敢声张,乡亲们见他为富不仁也没人请他吃饭了。他埋头住了几天见并无动静,便到县城看望读高中的儿子。他拉住儿子的手说:“千万好好读书,等你大学毕业有了工作,我就回来不干了。”儿子觉得奇怪:“公司红红火火的,怎么就不想干了?我大学毕业还准备跟你干呢。”“千万别!考大学就选个教育、科研什么专业,别学建筑,包工头虽然赚钱,却不是人干的活!”

几天后,会计给张立本打来电话,说李局长的案子,法院根据上级领导“不扩大化”的意见迅速作了判决,判刑两年,送去服役了,并未牵涉到他。建设局的刘副局长升任局长,据说李局长就是他举报的。小南山别墅区二期工程已经开始发包,要他急速回去。

张立本放下心来。他回到市里找到刘局长送上一个大大的红包。刘局长说:“你害了李局长,又想害我?告诉你,我不吃这一套。快滚!否则我举报你。”

张立本满面羞惭地出来,想到刘局长爱人是市中教师,便往市中走去。

相关文章